您的位置: 醴陵信息网 > 星座

王座主宰 第二十八章 北境士兵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5:46

王座主宰 第二十八章 北境士兵

又是两天,顺着大路,跟杰夫斯说的一样,马慎一路上遇到了被烧毁的房子,田地,森林,以及许多无家可归的难民。

客观的来讲,泰温公爵的这个办法不得不视为一个好办法,一旦觉得守不下去,就立刻撤退,抱着既然自己没有,那别人也别想有的心态,一把火烧了个精光,把这么大的破烂子交给了河间地的诸侯,例如难民安置的问题,就足以让他们手忙脚乱一段时间了。

正感叹着,马慎突然看见一个抱着女孩的邋遢女子从路边冲到队伍前面,二话不说就开始磕头。

“有什么事吗?”马慎坐在马上皱着眉头问道,一路上的难民看到自己这边全副武装的士兵,都会忙不迭的往边上躲开,至今还没见人主动靠近的,难不成就像那远在天边的管家一样,也是因为自己无意中的举动来报恩了。

“大人”看到士兵中的主事人发话,女人有些害怕的抱着怀中虚弱的女孩,嘶哑的哀求道,“您可否给我一些吃的?食物被其他人抢走了,我的女儿已经快2天没有吃东西了,求求您大发善心,求求您。”

“可以。”是自己想多了,不过目前队伍里也不差这么点粮食,马慎叹了口气,点点头同意下来后,转身朝身后的士兵吩咐了一声,“奥马,给她一点吃的。”

听到马慎答应给食物了,女人连忙惊喜的磕着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走吧,我们继续出发。”等奥马把一小袋食物递给女人后,马慎没再管女人的感谢,冷眼看了下附近那些蠢蠢欲动的难民,带着队伍继续出发。

逃难路上什么人都有,好人会变成恶人,恶人也会更加凶恶,那个女人的粮食也是被其他人抢走的。

而且难民这么多,除非是真到了绝境,或者是自己看的比较顺眼,不然自己是不会把食物给这些难民的。

时间快速过去,在用食物为代价询问了一些难民之后,队伍离北境大军越来越近。

“等等”领头的马慎驾着马匹慢慢停了下来,抬头往树上看去

,3具女尸分别挂在三棵树上,脖子上有一根长长的绳子,随风飘动。

这3具女尸面容狰狞,衣衫褴褛,身上只有几片破布挂着,胯下鲜血还在一滴一滴流下来,应该是有人把这3个女人虐待了一遍后,再一个一个把这些女人吊到树上吊死。

时间还不长,女尸体内的血液还在流动,是谁干的呢,强盗还是难民,马慎动了些恻隐之心,古人曾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自己虽然不是君子,但如果凶手还没有走远的话,自己也不能坐视不管。

“奥巴,带3个人把女尸放下来,其他人跟我。。”马慎的话截然而止,因为听到林子里有一些动静传来。

“哈哈哈哈,刚才那个婊子叫的可真响。”

“叫的响才爽啊,刚才看她没有声音了,一刀割下去就又有动静了。”

3个穿着革甲,腰挎长剑的北境士兵说笑着从树林里惬意的走了出来,却猛的看见许多全副武装的士兵盯着自己,下意识的拔出了长剑:“等等,你们是谁!”

“我是马慎,曾任史塔克家族的剑术老师。”马慎驾马上前几步,先介绍了一下自己,“你们是北境军队的士兵吗?”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那些兰尼斯特的杂种又有胆子跑回来了。”一头黑色卷发的北境士兵笑着把剑放了回去,“哈哈哈,我在北境可听说过您的事迹,屠狼者。

“是不是自己人再说。”马慎指了指头上的女尸,“这几个女人是你们吊起来的吗?我刚才听到你们讲的话。”

正笑着朝马慎走过来的3位北境士兵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偷偷交换了一下眼神,领头的高大士兵打了个哈哈:“不要误会啊,大人,这几个婊子都是兰尼斯特家的人,被我们发现了还想反抗,所以就把她们挂起来吹吹风。“

“这几个女人看起来不像是兰尼斯特士兵啊。”马慎面无表情的揭穿了士兵的谎言。

“瞧您说的,哪有士兵是女的,她们是士兵的家属。“高大士兵尴尬的笑了笑,顺便还退后一步,他也瞧出了一些不对劲。

“具体情况待会再说,你们先跟我去一趟罗柏那里。”偷瞧了马车上的艾德一眼,马慎大喊一声,背后20名士兵举起长枪围了上去,“拿下他们,交由罗柏大人处理,胆敢反抗,一律就地格杀!”

“爵士,我们可是自己人啊。”高大士兵喊着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如果被带到罗柏那里就算不死也要加入敢死队。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打算让罗柏大人处理你们,放下武器。”

“滚开!”看到马慎执意要带他们去罗柏那里,有2个北境士兵显然不愿意就这样束手就擒,怒吼着举剑击开几根长矛后便想逃跑。

“还敢反抗。”马慎双眼一瞪,要不是艾德坐在马车上,自己为了避免影响到自己的形象,才这么耐心的劝导他们,难不成他们还以为在这么多长矛包围下还想逃跑,愚蠢的莽夫。

结果正如马慎所料,想要逃跑的2个北境士兵击开几只长矛后,便纷纷被其他长矛刺中倒地。

风呼呼的吹着,剩下那位黑色卷毛的北境士兵没有动弹,他为了防止其他人误会,还把剑扔的远远的:“我愿意跟你们去见罗柏大人。”

“带上他。”马慎淡淡的说了一声。

北境的军队以步兵为主力,装备着五花八门的钝兵器——棍棒和钉锤远多于刀剑,护具大多数时候都是革甲或兽皮,即使有人能够负担得起真正的盔甲,也往往是链甲而非板甲。

至于马匹,北境不像其他地方那样能够集结起大规模的骑兵,饲养马匹消耗巨大,特别是在冬天会占用许多食物,除了领主和骑士之外,即便一个人拥有马匹,一般也都是不适合参战的犁马。

在战斗中,北方的军队会按照所属的封地组成战斗单元:所有的士兵——无论是拿着草叉的农民还是骑着战马身披重甲的骑士都围绕在自己的领主周围,按照这种方式,北方的军队组成了许多半独立的作战单元。

行走了一个小时,在一些骑兵的监督下,马慎带着队伍来到了营帐大门口,这时候接到消息的罗柏已经带着许多骑士封臣等在了营帐门口。

“爵士,好久不见,你可真是帮我大忙啊。”罗柏按照北境男儿的礼节,见面就给了马慎一个拥抱,“要不是赫伦堡断了兰尼斯特的屁股,我们可不会这么容易就逼退他们”

“打兰尼斯特,人人有责嘛。”马慎谦虚的笑了笑,“看看我还带来了谁!”

滁州牛皮癣医院
拉萨治疗阳痿方法
温州白癜病医院
滁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拉萨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