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醴陵信息网 > 时尚

【春秋】谁害死的女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1:40
摘要:内容简介:十五年后,王山邂逅了自己的仇人闫五喜,怀疑他又寻仇来了——教唆自己的外甥、他的孙子闫虎来恨自己,就憋了团火,要去质问他。就开始跟踪外甥,从而知道了闫五喜的住处,却不敢进去质问人家,就偷听爷孙俩的谈话,结果,让对面住家发现,报告了110,把他逮进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他才不得不低头,承认害死女儿的是自己,因为自己用言传身教教育女儿一切向钱看的,女儿才会为了钱嫁给闫亮这个混蛋的,让他吃惊的是,第二天闫五喜来保释他来了……在这个过程中王山的内心激烈斗争,把爱恨情仇交织的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
王山边往回走,边琢磨着刚才的一局残棋,眼前的人头老是跟棋子混淆重叠,宛如从灯火辉煌的大厅落地窗玻璃望出去,玻璃里的人影儿老是和街上的人影儿混淆重叠。可他还有一种意识,像牵着瞎子的竹棍一样引着沉迷于残棋中的他,所以,他看上去恍恍惚惚,却没有谁碰撞过他;看上去置若罔闻,实际上对周围的一切都留意着,所以,当一声“亲家”在耳边响起来,他敏感地觉得与自己有关。顿时,宛如鸡啼一声,憧憧鬼影消失,他眼前的棋子顿时消失,惊醒的目光从眼窝里探出来,看到一颗比自己的头还白的头,在前面两步远的地方对着自己。它上面那双浑浊的眼睛,正胆怯、期待、试探地盯着自己,干瘪缩水的嘴唇,像你紧张地去触碰电线,看它是否有电时那样,下意识地张开着。见他盯着它,就又壮起胆来试探地叫一声:“亲家?”
“这是谁呀?为什么叫我亲家?”王山眯起眼来端详这颗白头。虽然眉眼已经老得不成样儿了,但还是眼熟得很。还有那声音,虽然因为年老而重浊,但掩盖不住那丝熟悉的高亢音色,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猛然间,那张脸上向前突出的山崖般的大下巴,戳破了那层纸,露出了这人的真面目来——仇人闫五喜!顿时,他血往上涌,晃了一下。等眼前重新亮起来,见闫五喜担心地问:“亲家,你……没事吧?”
他怨毒地盯着闫五喜:“你还活着!”闫五喜怔了怔,愁苦地说:“我真活腻了,可是不能死呀,我的孙子、你的外甥还没成人呢,我死了怎么办?”说着就回头冲他身后的少年招呼:“闫虎,来,这就是你姥爷,你母亲的爸爸。来,见一见呀。”王山愣怔地打量着那少年,那是自己女儿的儿子(这里方言都把女儿的子女称为外甥),个儿虽然比自己还高半头,可唇上那层淡淡的黑嫩的绒毛告诉自己,他就是十七八岁。看他的身材,现在虽然单薄些,可一眼就看出,是闫家人的体征——彪形大汉。再看他的脸,刀条形,也是闫家人的脸型。但是,那眼睛眉毛,那鼻子嘴巴,活脱脱是把女儿的借去了呀!是呀!女儿!女儿的音容笑貌王山已经记不清了,但少年,不,外甥这张脸,又让他记了起来,心像被猛割了一刀,疼醒了他,惶窘片刻,扭头就走。
闫五喜在他身后哀求:“亲家,草绳铁绳能割断了,肉绳你能割断了?亲家……”他走得飞快,哪像一个六十五岁的老人。闫五喜的声音是听不见了,但是,外甥的一双眼却赶到了他眼前晃来晃去,宛如他得的飞蛾眼——眼前总有点黑影儿,追着他的目光跑,不论目光停在哪儿,它立马就落在了眼前,他不看它也不行。他只得闪闪烁烁地看这双眼,它的眼神是那么复杂、陌生、胆怯、惊喜、恐惧。一会儿,这双眼幻化成了女儿的眼:热烈、开朗;一会儿,又还原成了少年的眼……猛然,一个场景摆在眼前——闫五喜山一样跪在地上,冲他磕头说:“亲家!我儿子做了孽,我这做老子的替他赎罪,子不教父之过呀,只是求你放他一马吧,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你要我的什么都行,只要你别让我老来丧子呀!”他咬牙切齿道:“你做梦去吧!不告死你儿子,我的女儿能瞑目?不是我让你老来丧子,是闫亮让你老来丧子的!”闫五喜说:“亲家!你不看在我可怜的份儿上,看在你外甥可怜的份儿上,放他爸一马吧!他才三岁呀,你不能让他刚死了娘又得死老子吧?你咋忍心让他成为孤儿了呀!”他两眼喷火:“眼珠子已经没了,我还在乎眼眶?无父无母是他的命,他要恨就恨他老子去!”


大女儿死后第二年,二女儿成家了,第四年,儿子成家了,第五年,老伴儿悲郁成疾而死。王山也神思恍惚,精力衰竭,财力也枯竭,没法经营他的砖窑了,就转租了出去,靠租金过活儿。亲友们看着他往下老,怕他跟了老伴儿去,就张罗着给他说媒,好变换变换他的心情,可他哪还有那个心呀。还是刘师傅有心,拿来一副象棋跟他下,第二天,就把他引进了利民街边儿那一群下象棋的人里去了。从此,他钻进象棋里没再出来,而儿女姊妹朋友熟人们也大气不敢出,生怕再把他惊回尘世。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像四时运行,节令更替。早上七点起床,洗漱毕,去巷口那家油条铺子吃二两油条,喝一碗豆浆,就去了公园,和刘师傅等熟人一起,绕着公园的那些小路散步乱侃。九点左右,要是天暖和,没风,就在利民街边儿摆下六张棋桌,要是天冷有风,就去曙光街道办的老年人活动中心去下棋。一般来说,能凑合,他们都喜欢在利民街边儿下棋,这样场地开放便利,谁想参加,一抬腿就入了群,谁想走,一拍屁股,就在人流里了。人气旺,气氛热烈,让人心情舒畅。他们也赌,因为竞技带点儿输赢才刺激,才能让人全力以赴。但他们不赌钱,那样就让娱乐变味儿了。尤其是他,坚决反对。他们只是赌些饮料呀雪糕呀瓜果呀啤酒呀什么的助兴小饮食,最多是赌一顿串串香。
本来,他对下棋不感冒,那年雇来烧窑的刘师傅,带来一副象棋,一有空就吆喝人跟他下棋。他和刘师傅住一间屋,棋局就摆在眼跟前,也免不了去看个热闹,不想,就看出了门头夹道,就窥见了其中的乐趣,忍不住也上手跟人家下两把。但人家都笑他棋臭,都带着教你几招的揶揄心跟他下,这让他很是不爽。因为下棋这东西,下得越臭人越上心,越想赢。想赢就得棋艺长进,要长进就得学。只是他一个堂堂老板,向人请教有点儿脸上挂不住,就拐着弯儿向刘师傅借来棋谱自己琢磨,但也只能叼空看上一眼,毕竟这不是正事,所以,他的棋艺毫无进展。
自从跟着刘师傅入了利民街这群人开始,他的棋艺才高了起来,但总挤不进前几名里,老在前十名左右徘徊,而这个位置又是最奇特的位置——离顶儿尖儿们一步之遥,顶儿尖儿们的荣耀就在眼前撩逗着他。所以,他潜心研究棋谱,不久,把《文王八卦》引入对棋谱的研究。因为他发现,三十二颗棋子,在棋盘上那竖九横十的杠上能演绎出无穷无尽的棋局来,跟文王的六十四卦能演绎出无穷无尽的卦象来是一脉相通的。
说起《文王八卦》来,跟他还有一段渊源。原来,他跟别的生意人一样,很迷信,热衷于求神问卜,各种各样算卦的人、算卦的方式他见多了。从女儿死后,他就只相信一个耍《文王八卦》的人了,因为这么大的事,只有那个人说了出来——你印堂发暗,恐怕有丧子之痛。当时他不悦,但半年后成了事实。从此,他就自己研究开了《文王八卦》,觉得它是唯一能在诡谲无常中窥破未知的法宝,也经常到那个一说话薄薄的嘴唇就先从左面张开,话慢悠悠地吐出来,但丝丝入扣的人那里请教。虽然,他引入了《文王八卦》来研究棋谱,棋艺也不见长进,但对《文王八卦》却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越研究越觉得宇宙神秘得很,命运神秘得很,而人一旦被神秘迷住了,就如同进了迷宫,所以,他后来研究《文王八卦》,就和棋谱不粘边了。
等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他就和刘师傅他们相约着回家,走着走着就剩下他一个了,他就到巷口的红梅菜店买了菜,回家做午饭。饭毕,午睡到下午三点左右,又出去下棋看棋,五点左右回来做晚饭,饭毕,也快七点了,赶紧打开电视看新闻,然后,有好电视剧就看一看,但一般他是不看的(阅世甚深的他,觉得电视剧肤浅得很),要是能寻到纪录片呀什么的纪实性的电视节目,他也看看,否则,就一个人对着棋谱琢磨,要不,就读一读研究《文王八卦》的书。到了晚上十一点,他准时洗脚睡觉。
可这天中午,他无端地和菜店老板红梅吵了一架,回家挖米失手打了碗,切菜又切了手,就生起自己的气,一下把自己丢到床上就睡。可外甥的那双眼钻进他的眼皮里,直往他的心里钻,他只得睁开眼,用自己的目光把它推出去,但它赖在眼前不走,不论他的目光往哪里看,它就往前面拦,累的他的目光直喘气,可一闭上眼,它又钻进了眼里面。忽地响起来一个声音:“爸、妈,照看好虎儿!”像一只手,一把揪住了他的心。他疼得坐起来,看见了一堆被子下露出女儿惨白的脸,发抖的寡白嘴唇,和那双割舍不下的哀绝的眼,都眼巴巴地对着他,等着他回答。他捂住了脸,可是,女儿的脸和外甥的脸一起钻进他的眼里,两条鱼似的游弋着。它们长得多像姐弟呀!可它们看上去互不相识,但仔细看一看,就会发现,它们是熟悉至极,反而显得像陌生人似的。渐渐地,它们都变得怨恨起来,游弋得越来越快,扰得他心烦。他绝望地把手拿开,哭道:“女儿,不是我不照看虎儿,是我照看了他,就给你报不成仇了呀!女儿,你知不知道,闫家就是想拿虎儿来拿我呀!我顾了他你就得死不瞑目呀!你要怨恨,就怨恨闫亮吧!是他让虎儿成为孤儿的!”但虎儿和女儿的脸,还是不依不饶地在他的眼前游弋着,他就努力睁大眼,让视线往远处跑,就跑进了这一副场景里——闫五喜跪直身子,擦一把泪:“亲家,死的已经死了,咱得为活着的着想呀,要是闫亮也死了,谁来抚养你的外甥呀,要知道,我已经六十三了,没力气抚养他了呀。”他说:“你说的多轻巧!死的要是你的人,你会说这话吗?”闫五喜悲痛地低了一会儿头,吃力地站起来,高大健壮的身子一下子没有了往日的威风,看着他:“亲家,闫亮可是去自首了,判不了死刑的。”说完,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宛如对自己的底牌不自信的人,不得不亮出了底牌,生怕镇不住对方。他冷笑一声:“我倾家荡产也要让法院判他死刑!”闫五喜绝望了:“那样,咱们会两败俱伤的。你知道,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保住我儿子的命的!儿子再浑,也是我的儿呀!”
这时,场景换成了一颗长方型的头,花白的短发针一样直立着,大下巴山崖一样向前突出着,厚厚的嘴唇显得笨拙,但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一条能把死人说活了的舌头。略显三角形的细长的眼睛里,一只小而晶亮的眼珠子,正嘲弄而阴险地盯着他,嘴角挂着一丝挑衅的笑意——这是十五年前的闫五喜的头。他才明白,那件事阴魂未散,一直蛰伏在棺材里,现在到时候了就钻了出来!是的,到时候了,这绝不是一次偶然的邂逅,是酝酿已久的阴谋出笼了!那么,这是一场什么样的阴谋呢?他仇恨地盯着闫五喜的脸。只见他嘴角漾出冷笑:“你倒想躲在一边享清闲了?美的你!”外甥和女儿怨恨的眼睛,就在他和闫五喜的脸之间游弋着,都面对着他,显然在给闫五喜助阵。闫五喜的脸就越发冷笑起来,他不由得脊梁发冷——好歹毒呀!十五年后,老家伙竟然使出这么一个损招来——教唆外甥来恨自己!而外甥是女儿的儿子,女儿地下之灵能不跟着恨自己?要知道哪个母亲不是顺着儿子的呀!这个老东西,儿子由死缓改无期,无期改有期,现在在监狱里当厨子,逮了这么大的便宜还不死心,竟然使出这一狠招来!我一定要去问问他,这十五年来他是咋教唆闫虎的!是呀!这老家伙太损了,让女儿来恨我,我替她报仇不就成了对我的讽刺?要是那样,我还活着有甚意思了!是的!老家伙就是想用这一招来气死我的!哼哼!要死咱就一块儿死!就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从闫亮的死缓改成无期徒刑,他知道自己回天无力了,不认输也不行了,因为自己再也拿不出打通关节的钱来了。要不是兄弟姊妹们死拉硬拽,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砖窑卖了,做没有头脑的最后一搏,那样,自己现在只能去讨吃了。从此,他一听见闫五喜的名字就浑身发抖,更不要说去见这个人了!谁能想到,十五年后,自己竟然要去见这个人!
他站在街上,一时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闫五喜。虽然,互相为仇的人都怕见面,但互相为仇的人对仇家的一举一动却都能知道。他知道闫五喜和自己一样倾家荡产了,早不当大队书记了,和老伴儿艰难地种着五十来亩地,抚养着闫虎。他的四个女儿劝他把地包出去,但他死活不同意,说是趁自己还能动行,给闫虎挣些家产。但谁都看出,他实际上在给闫亮出狱后的生活打基础,尽管这是渺茫的,但老两口还是当看得见的事去做。女儿们说,你们放心,他们父子俩的事我们包了,但老两口就是不吭气,女儿们当然能懂这不吭气里的话:“你们给的终归是给的,不如让闫虎自己有呀。”面对这样的老古董,女儿们只得作罢。
闫亮入狱后的第三年,他母亲死了。也就是这一年,闫亮的无期改成了有期徒刑十三年,闫五喜看到了希望的影子,有了奔头,没想到就透支了老命——苦干了两年,自己也感到身体沉重了起来,才叹息一声——人老毬事把头低!所以,当女儿们强行干涉,给他雇了工人,只是让他动动嘴,指拨着工人干,他没再固执,听从了。等闫虎上了初中,就到市里来陪读。
但闫五喜到底住在哪儿,外甥在哪所学校读书,他确实不知道。不是他不想知道,是怕知道,因为知道仇人就在附近,心已经不时莫名地疼一下,再知道仇人具体在哪儿,心还不又在耻辱里熬煎?他在街上徘徊着,忽地想起,自己上午好像是在利民街建设银行那儿碰上闫五喜的,那就去那里守株待兔吧。他去了利民街建设银行。它旁边有条小巷,巷口有一根电线杆,他就站在它后面,觑着街上来往的行人。

共 208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因为女儿的死,做父亲的一直不肯原谅女婿一家,并把女婿一家作为仇人看待,连外孙子也列在被仇恨的行列,同时怀疑女婿一家在仇恨着自己。若干年后,这种顽固的认识依然没有消除。小说主要叙述了那位失去女儿的父亲的复杂心理。从仇恨到怀疑,再到忏悔,最终醒悟了自己也有错的一面。文中叙述详尽,语言生动,意象妥当,值得学习的地方颇多。最后以“亲家,只有咱们和解了,咱们的报应才能结束呀!亲家!”结束全文。表达了作者渴望和平以及人和人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相互体谅的美好心态!感谢您对本社团的支持,欢迎继续赐稿!祝您创丰!【编辑:黄雪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1500 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50206第 21号】
1 楼 文友: 2014-11-14 15:14:29 拜读佳作,问候老师!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1-14 18:21: 0 谢谢你。呵呵,浪费了你的时间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9 00:11:2 呵呵,谢谢谢谢!
2 楼 文友: 2014-11-14 16:09:26 来赏,问候赵老师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1-14 18:22:12 非常感谢,希望我的作品没浪费你的时间
 楼 文友: 2014-11-15 08:22:25 他愣怔片刻,扭头就走。警察拦住他: 你去哪儿? 他说: 羁押室! 身后的闫五喜哭道: 亲家,只有咱们和解了,咱们的报应才能结束呀!亲家!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  楼 文友: 2014-11-15 11:47:18 又见老友。谢谢
4 楼 文友: 2014-11-15 1 :5 :21 哪里的话,向赵老师学习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1-15 18:07:16 老师不敢当。互相学习
5 楼 文友: 2014-11-15 18:29:52 屡观美文,欣赏过瘾,希望努力,多发美文!
6 楼 文友: 2015-02-01 19:14:02 赵文元的作品,就很有特点,读起来引人入胜。这么好的作品,对社会也是个好的教训。一切向钱看,总不会有好结果。谢谢作者。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2-09 00:12:22 承蒙老兄夸奖
7 楼 文友: 2015-02-04 00:51: 7 这篇小说,人物内心刻画相当的深厚,文词朴实,尤其是对第一人称亲家的心理变化描述炉火纯青。作者应该是山西或者内蒙古地区的,地方方言很重!
读来让人既可怜又可恨,对三代人之间的生活现状刻画很是经典!
如何做好自己的角色,对于我们承上启下这一代人有很强的启发作用!
好文章!
不足之处是文章结尾有些意犹未尽!也许这就是作者留给世人的思考题吧!还有就是一些句子的标点符号不够断定清晰!

春秋苦人 95分敬上!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2-09 00:1 :2 老兄说对了,我是内蒙人。谢谢你能做这么细的阅读。非常感谢
8 楼 文友: 2015-02-07 08:47:18 小说以女儿被害为背景,以父亲为女报复为主线,历经爱恨情仇,终于看到了和解的希望。文字地方色彩浓郁,心理描写细腻,彰显出了人性的阴暗与光明、宽容及大爱,使得本文中主题在结尾处愈加突出,闪烁出人性本善的光辉。推荐阅读。
回复8 楼 文友: 2015-02-09 00:14: 0 谢谢。有你们这样的好编辑,我就不怕雪埋了我的作品了
回复9 楼 文友: 2015-02-09 00:15:12 谢谢来访。有你们欣赏,一定会写出更好的来
回复10 楼 文友: 2015-02-09 00:15: 1 谢谢志平兄宝宝上火怎么办
脑子健忘是怎么回事
脑血栓前兆吃什么药好
小儿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