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醴陵信息网 > 育儿

猎妖高校 第一百九十二章 时间被抽干之处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8:43

猎妖高校 第一百九十二章 时间被抽干之处

“……有一种名叫‘砂时’的魔法昆虫,能够分泌一种延长魔法生物寿命的液体。也许能够维持这些小精灵的生机……”

“……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沉默森林深处才能看到它们的踪迹……”

“……你只是一年级新生,我不希望你因此做无谓的冒险……只有高等级的猎队才有深入沉默森林的权限……”

“……砂时分泌物的时效很短,学校的教授或者研究员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发布相关任务的限时委托……即便只允许高级猎队接受,这些任务的完成率仍旧非常低……”

虽然仅仅过去不足半个月,但在郑清的意识中,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时光。

只有一些特殊的‘锚定语’——比如砂时、或者续命——才能将郑清的记忆从时光长河中重新掀起,让他从这段短暂却繁杂的记忆中回忆起不久前的经历。

李奇黄教授曾经说过的话语,一段一段,清晰的浮现在郑清心头。

与此同时,今天早上为小精灵们体检后的数据,也仿佛流水般从他眼前流过。

那些逐渐下滑的指标原本如同石块一样沉甸甸压在他的心头。

但此刻,似乎有一台碎石机在他耳边隆隆作响,将那些压在心头的重担一气粉碎!

他仿佛卸下了什么重担,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你的气色看上去一下好了许多诶!”林果忽然在他耳边嘀咕道:“难道你也在想象捕捉砂时后卖钱的美好生活吗?太俗了吧……”

“小屁孩儿!”郑清失笑一声,伸手揉了揉林果整齐的黑发,没有解释。

只不过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林果不满的晃着脑袋,摆脱了他的魔爪,重新蹭回凡尔纳老人身边。

老校工正抱着高大的木杖,眯着眼,倚靠在一株大树上,听多拉格教授向年轻的学生们授课。

他的脚下,老猎狗五月大人把整条舌头都耷在嘴外,眯着眼,全身瘫在柔软的草坪上,仿佛一条软趴趴的鼻涕虫。

甚至一头瘸腿的人首乌从它鼻梁上翻过去,都没让这条‘鼻涕虫’撩起眼皮。

倒是林果眼疾手快,从书包里翻出一个空玻璃瓶,把那条活化的药草装进去,塞回书包里。

老校工只是瞟了他一眼,笑了笑,并没有制止。

这让郑清大为感叹。

果然不论什么时候,人类对于‘小崽子’们的容忍度都要比其他年龄段的更高一些。

如果换做张季信那么大咧咧的‘窃取’学府内的魔药资源,怕是转眼就会有一张天价赔偿单寄回张家老宅去了。

人群中,多拉格教授也恰好讲到砂时在魔法世界的遭遇。

虽然时间无处不在,但也许拥有魔力的‘时间线’蕴含的能量更加充沛,所以绝大多数砂时群都是在魔力活跃区域被发现的。

因为砂时全身都是宝,这种小虫子在巫师活动集中区域搭筑的巢穴往往刚刚成型,便会被巫师们整体‘搬迁’

,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实验室中。

不知是否因为‘超维生物’的高傲属性,被豢养的砂时往往会慢慢停止进食,而砂时之母也会渐渐失去酿制砂时王浆的能力。

而被释放到野外后,失去魔法的约束,这种小虫子又会在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它们真的能够顺着时间线溜走。

直到现在,整座布吉岛,只有沉默森林深处才有这些小虫子的踪迹。

“大家需要注意。”多拉格教授举起一条胳膊,搓着几根枯瘦的手指。

一道沙线仿佛流水一般从他指间滑落在地上,源源不绝。

“这种魔法昆虫的巢穴通常以砂时之母为基,以普通石英石颗粒——也就是你们看见的这种沙粒黏成。形态会根据沙子种类、成虫的数量而略有不同。”

“大多数时候,砂时之母都会将巢穴做出环形壳状,负在背上。”

郑清眯了眯眼睛。

一方面,他需要小心躲避着老教授扬起的沙子。

另一方面,他觉得多拉格老教授用一大段话形容的砂时巢穴的形态似乎挺眼熟。

“也就是说,砂时的巢穴,看上去就像一头大蜗牛,”林果清脆的询问声在人群中响起:“对吗?”

人群中传来低低的闷笑声。

多拉格教授老脸一红,咳嗽两声,点点头,一时间竟有些张口结舌的模样。

好在凡尔纳老人就站在一边。

作为一名精于世故的老人,他敏锐的察觉到多拉格教授的尴尬。

于是,他开始向巡逻队员们介绍了这群‘凶手’被发现的经历。

“最初,我并没意识到学校来了一群砂时……只是在散步的时候发现草地间多了一些黏液的痕迹。”

“我以为是最近溜进学府的那几条赤链蛇产小崽子了,你们知道,那些滑溜溜的小虫子刚刚出壳的时候,总会到处留下这种黏糊糊的痕迹。”

说到这里,老人稍稍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话题展开。

此时,多拉格教授已经恢复了镇定,很自然的接上老校工的话题,做了几句简短的解释:

“就像刚刚这位小同学提到的,你们可以把背负虫巢的砂时之母看作一头大蜗牛——事实上,两者之间的形态的确非常相似——像蜗牛一样,在爬行移动时,砂时之母也会在地面留下非常明显的”

林果把双肩包抱在胸前,非常不满的鼓鼓嘴,似乎想要辩解什么。

但因为老教授仍在讲话,所以他最终没有开口。

郑清暗自发笑。

他隐约猜到林果不高兴的原因。

“当然,我们之前提过,砂时属于昆虫纲生物,与蜗牛的腹足纲有本质的区别,你们要注意这点……非常容易搞混,千万不要记错了。”多拉格教授强调着。

郑清吐口气,觉得脑壳有些发胀。

与其他老教授一样,多拉格老先生总会在这种非正式场合讲话时强调许多疑似‘知识点’的东西,天知道巡逻队的人为何要关注这些小虫子的纲属之别。

另一边,凡尔纳老人最终放弃了向年轻巫师解释自己发现砂时的经过。

他决定让这些年轻人自己亲眼见识一番。

几位黑袍助教简单碰头后,最终同意了老人们的意见。

于是,跟着巡逻队,郑清终于见识到了那片传言中‘被抽干了时间’的地方。

那是在树林深处一片高大灌木之间。

一个黄灿灿的沙堆显眼、却又隐蔽的露出身影。

显眼,是因为在这湖畔的树林中,脚下是齐踝的青草、身边是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一棵棵都生长的茂盛无比。

一堆沙子夹在在其间,异常显眼。

隐蔽,是因为这堆沙子隐藏在一片灌木丛中,被灌木们繁盛的枝叶遮挡住。如果没有人特意拨开这堆灌木,恐怕一步之外,都没让能发现其间的蹊跷。

郑清回忆着凡尔纳老人的解释,狐疑的看了队伍最前方那条晃晃悠悠带路的老猎狗。

他非常怀疑这条狗是出于什么原因翻开了这堆灌木丛。

铜陵治疗阴道炎费用
滨州治疗男科方法
焦作男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治疗阴道炎医院
滨州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