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醴陵信息网 > 健康

末世悚情—启世 第一百五十八章 墓地谜尸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4:27

末世悚情—启世 第一百五十八章 墓地谜尸

“马辰,怎么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天不是轮到你巡夜的吗,难道说你又编了个理由骗过王子?”坐在桌子对面的叔叔说着拿起勺子慢慢地将饭送进了嘴里。

“当然不是了,我可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今天晚上换班了,现在外面巡夜的都是奥雷圣王派出来的精锐士兵,叔叔,最近几天晚上最好都不要出门了,外面很危险!”马辰说完一口气喝下了汤,这桌饭是他回来后煮的,所以还不是很难入口。

“是那个巫师吧,我多少听说了一点,听说挺危险的,喜欢抓人去活祭恶魔,这真的是太混账了,不过他们要怎么对付他,我们这里可不怎么出现这种角色,而我们的王可不会魔法,更别说那些士兵了,这样巡夜不是在叫人寻死吗?”叔叔说完后把碗推到了马辰的面前,马辰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拿起了碗勺,准备拿去浸水。

“不可能靠我们的,不过你肯定想不到,帝国派了圣骑士教团的主教和他的学生过来帮忙,我想这件事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

末世悚情—启世  第一百五十八章  墓地谜尸

,叔叔,咦,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这些事情,你不继续学习你的魔法了吗?”马辰问道,他想结束掉这个话题,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不知道为什么,从下午开始就觉得困了。

“当然要了,但是这事情挺严重的嘛,我也是奥雷城的臣民,当然要关心一下这些事了!”叔叔说完站了起来,将椅子推到桌子边之后就走向了他的房间。

马辰看着叔叔的背影,困意又一次袭来,他打了个哈欠之后,转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将盔甲挂在架子上之后,他准备上床睡觉,可就在他躺在床上,刚要眯上眼睛时,他看到了窗子后面有一个黑影,这一眼吓得他睁大了眼睛,从床上滚下来后潜到窗边,拔下剑准备打开窗口看看,但是当他站起来之后窗子上却没有什么黑影。

“也许是太困了,早点睡觉吧,明天还得去报道呢。”马辰想着将剑插回鞘里,他转过身朝着他的床走去,却没有看到窗子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黑影,不过那个黑影马上就消失了。

第二天马辰早早的就起来了,这和平时不一样,因为他做了一晚上的恶梦,梦里到底出现了什么他已经是记不起来了,只知道梦里出现了很恐怖的事情,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今天他可以早点起床,现在王子可是要求所有的侍卫每天早上都要去报道的,他要确定所有人的安全,一旦有人没来,那么他会带人去调查的。

这个时间点叔叔还没有起床,所以马辰想先出去外面散步,一会再回来煮早饭,毕竟一夜的恶梦扰的他一身冷汗,而且还很紧张,他想去放松一下,他也没有带上什么,就直接出了门。

现在外面弥漫着有些浓的雾气,马辰不知道是不是每天早上都会起这么浓的雾,不过他也是无所谓了,反正走一圈就回家了,而且一些兄弟可能现在还在巡逻着,马辰的手掌上也加持了神光,就算巫师真的出现他也不会很怕的。

马辰很好奇早上的集市是不是也很热闹,但是等他到了那里却发现这里是连一个人也没有,而且奇怪的事情不仅如此,一路过来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巡逻士兵,按理来说,每条路都应该会派一个士兵巡视的,以确保整个城市的安宁,但是马辰一路走去都没有看到,他准备再深入点看看。

他毫无目的的乱晃着,寻找着可以看到的人,但是没有人,而他自己也因为乱走来到了墓地,墓地这儿偶尔还会响起鸟鸣声,比起他刚刚走过的任何一条路都要吵闹的多,也让他决定就这么一路走过去吧,而且他记得奥雷城里有个守墓人,那个守墓人几乎是不分昼夜都在这里的,由于他一直在这里守着这些墓碑,所以没人愿意跟他做朋友,估计也没有人告诉他晚上不应该出来,不过马辰很怀疑这个守墓人到底有没有家。

马辰踢到了什么东西,踉跄了一步后一脚踏空,整个人摔进了一个坑里,等他睁开眼看这个坑的时候他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墓坑,他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从坑里爬出来,却没有想到刚伸出头就看到了一张非常惊恐的脸,马辰大叫了一声又一次倒在了墓坑里。

几个米克过去了,何雷和几个武将站在墓坑旁边,马辰就站在他们的后面,而地上躺着的是那个守墓人的尸体,墓坑的旁边还放着一把木头做的铲子,何雷和武将们说了几句话后就绕着墓坑走了一圈,最后来到了马辰的面前。

“你说你是很早的时候在这里看到的,怎么回事,把你知道的所有都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必须搞清楚的事情,马辰,确定他是巫师杀死的还是说,是别的人谋杀的!”何雷询问着马辰,他看得出来马辰很害怕,很紧张,所以他不想用那种审问的口气来问他,也不想让那几个武将来问。

“是这样的,王子,今天我起的特别早,你知道的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昨晚做了一夜的恶梦,醒来后我感觉不是很好,就想着出来散步,我从家里走到了集市,又来到了这里,那时候雾很大,所以我没有看到地上有什么,我就被他给绊倒了,摔在了那个坑里,我吓到了,从坑里拼命爬出来就看到了他的尸体,这也许就是他指引我来的,不然的话我想他在这里腐烂成了枯骨都不会有人知道,就这些了。”马辰语无伦次的把话说完,很明显这事情对他来说打击挺大,毕竟他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是这么恐怖。

何雷点了一下头,他转身来到尸体旁边,他蹲了下来,仔细查看着尸体身上的伤口,那个伤口很大,里面看起来黑洞洞的,但是何雷敢肯定他的心脏是被人给强行扯出来带走了,这不论怎么说都好,绝对不会是普通人会干的事情,但是何雷觉得很奇怪,最近并没有人死亡,也没有人即将老死,为什么这个守墓人要挖这个墓坑呢。

而且别的时间不挖,偏偏就是昨晚挖,难道说他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何雷摇摇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既然知道,那还不如躲起来,昨晚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唯一的事故就是这个没有人惦记,也没有人照顾的守墓人死了而已,不过何雷也很明白,假如他是巫师的话,在被人发现了之后逃不出去,那肯定会先拿那些无亲无故的人来下手了。

“王子,你来这里看看,我发现了问题!”一个武将的声音传入了何雷的耳朵里,他抬头看去,只见那个武将此时正站在墓坑里,手里面拿着一块东西。

何雷来到了墓坑边,接过了那东西来看,这是一块木片,并不属于这把木铲,颜色也不对,而何雷曾经参加过几位老死的文官葬礼,见过他们躺着的那张长方形棺木,他记得那种棺木的颜色就和这块木片一样,也就是说,这墓坑并不是准备给谁的,而是这里原本是某个人的墓。

“去查一下,看看这里原来是谁的墓,没有人会带走墓碑的,派人在附近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还有去找一下打造棺木的人,问问他总共打造了多少这种材质的棺木。”何雷吩咐着武将们,能用得上棺木的一般都是高官贵族,而普通人一般只是裹了布之后就直接埋掉了,所以何雷必须先找出来这墓里的人是谁。

与此同时,重翼和他的父亲站在了附近的树木后看着墓地,看到了何雷等人离开了之后几个士兵把守着那里,他们就知道想进去调差是没有戏了,只能转身离开这里。

“没想到这里还有守墓人,真是可惜,让那个巫师逃过一劫!”重翼恨恨的说道,昨晚他们两人在附近的一条街道里埋伏了一夜,但是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要不是早上回去旅店的时候看到了匆匆走过的何雷等人,他们也不会知道这里出事了。

“那个巫师不止带走了一个心脏,还挖走了一个死人,不对,这不对,他要这具尸体没有用,毕竟他不是尸人法师,用不着去炼尸,腐烂的心脏他也不可能要,恶魔不会接受这样的礼物,要知道腐烂的心脏,冥狱里多得是,那他挖走尸体到底是为了什么?”重翼的父亲没有听到重翼的话,他在喃喃自语着,思索着这里面的问题。

“父亲,他会不会是那种食尸者?”重翼问道,他的父亲立马转头看过来,脸上的表情很是阴沉。

“这种人一般都会被神摒弃,被万人唾骂,而且就算是死了,灵魂会被关进尖锐魔的牢笼里,没有一个神会收纳这样一个肮脏的灵魂,所以这一点我们没必要考虑,这种人只有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年代才有,重翼,想点有用的,别老是想这些愚蠢的事情!”他的父亲说完又继续思考了起来,而重翼也只能悻悻的低头不语。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王磊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周锦妹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沈玉成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刘新琼
兰州中研白癜风医院闵东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